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

對山寨:認識不同,感情複雜

海洋王國鯨鯊館上的鯨鯊雕像有二十層樓高
對「山寨」兩字,香港人有不同的認識,也有複雜的感情,端視你的年紀和經歷。

今天,這是偏於貶義的字眼,一件產品若同「山寨」沾上邊,必不是好東西,要嗎是假貨、冒牌貨,要嗎是仿製的,以次充好而差之毫厘謬之千里,識貨者會一眼看穿而以鄙夷之冷眼乜視。

所謂「山寨」,是指簡陋的小型加工廠,最小的以家庭為單位,在住宅裡承擔某個工序的加工;也可能有簡陋的廠房,工序較複雜。這名稱應當是香港的首創,從戰後到七十年代,香港到處是「山寨」,大一點的為「山寨廠」,小的連「廠」字都夠不上。其中有不少童工,在那個年代成長起來的香港人很多做過童工,有製造業的,有服務業的。
白鯨表演

之後,香港才能在八十年代唱起嘹亮的《東方之珠》歌聲。

這時,香港的製造業開始北上,很多「山寨廠」到了大陸得到「改革開革」之利而土槍換炮,「做大做強」,也把「山寨廠」這種靈活的生產模式帶到大陸。香港當年的製造業曾多次轉型,塑膠花、製衣、假髮、玩具、電子……,一次一次都敏捷轉身,滑浪而過,展現了中國人的艱奮性格,且腦筋靈活。大陸天大地大,「山寨」模式玩得更精彩了。

Youtube 上有一段叫 How I Made My Own iPhone - in China (我怎麼在中國自己造一部 iPhone ) 的短片,短片四月十二日才上載,如今已有近三百八十萬人次觀看。這是美國一位電子工程師自拍的,他從零開始,到深圳華強北路的電子零件市場到處鑽營,向後巷蹲着的大媽商販、商場內的小攤檔張羅,又跑到廣州去向高人請教。經過在不同地方的加工,他裝嵌出一部新簇簇的 iPhone 6S 16GB ,連說明書、包裝盒都齊備。他聲言:所有部件都是在華強北手機零件市場購買的,手機管用!

橫琴大劇院每晚上演馬戲和雜技,由國際藝人擔綱演出。
到過華強北路電子市場的,一定有觀止之嘆,一為商場攤檔、鋪位之多,二為人流之密集興旺。這只是表面的,背後完全看不清,但可以想見必有無數「山寨」與非「山寨」工廠在運作。無論是規模還是技術水平,都遠非當年的香港可比了。

在網上看到〈為什麼龍芯不肯與國外巨頭合資〉一文,作者是研發者中科院計算機研究所研究員胡偉武,龍芯已成為中國超級電腦的中央處理器 (CPU)。文章談到,以前外國人聽說中國要搞 CPU,都不當回事,覺得中國又在幫外國培養人才。大概,他們也把中國的 CPU 視為「山寨貨」。最近,龍芯已替換了部分進口 CPU。國外巨頭開始改變過去嚴格技術封鎖的策略,來中國尋求合作了。這樣的心態,在中國也有,有輿論視自主研發是罪過,質疑「你自己幹行不行啊?」

中國的主題公園也有個「山寨」過程,大陸的主題公園數達二千多家,其中有不少粗濫造的「山寨貨」。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的主題公園研究報告,其中七成處於虧損狀態,兩成收支持平,只有一成盈利。「山寨」是過渡性產物,能及時轉型換代才是最後的優勝者。在長隆海洋王國,誰還看到半點「山寨」味道?

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

主題公園:最大市場中的最大市場

看到一個主題公園在中國的分布圖,其中包括中國自己建造的十大主題公園和外國世界級主題公園的投資。中國十大,五個在長江一線數省市,一個在北京,其餘四個在珠三角。外來的三個,一是已在上海開幕的迪士尼樂園,二是計劃二零二零年在北京開幕的環球影城,三是落戶珠海、未知什麼時候落成的華納夢工廠。這個圖忽略了香港,未包括香港海洋公園和香港迪士尼樂園。若加上,包括香港、深圳、廣州、珠海、東莞、中山、澳門等地的「大灣區」將擁有七個世界級的主題公園,是為世界上大型主題公園最密集的地區。

對於「大灣區」這個今年三月才由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正式提出的概念,香港有人譏之為「炒作」、「吹水」。可是主題公園這個側面清楚反映了「大灣區」的存在事實。比諸現存的紐約灣區、東京灣區、三藩市灣區三大灣區,珠三角「大灣區」不但毫不遜色,前景可能更令人嚮往。

中國古代早有人工興建的大型園林,在古籍裡面稱為苑、囿、宮苑、園囿、御苑。周文王建造的靈囿,宋徽宗興建的艮岳,慈禧太后建造的漪園、頤和園、圓明園,都名傳於世。可是這些都皇家園林,其中的詩情畫意、奇珍異獸都只供少數人觀賞,與現代向公眾開放的主題公園大異。

橫琴長隆海洋度假區夜景
現代主題公園是歐洲的產物,最初稱為「遊樂園」(amusement park),最早一座據稱是哥本哈根附近一五八三年建成的 Bakken (意為小山)。可以想像,最初的遊樂園在缺乏動力裝置下,很簡陋,簡簡單單的遊樂玩意就能滿足人們的好奇。此後數百年來,主題公園伴隨着社會經濟、科學技術、財富增長、閑餘時間增加而發展起來。它是城市化的產物,可以說是城市的休閒娛樂功能完善的象徵。主題公園有過不少轉型,每一次轉型都反映了時代發展和市場需要。

主題公園從丹麥的遊樂園發展到美國的迪士尼樂園、環球影城和歐洲的樂高樂園 (Legoland) 等,經歷了四五百年。在中國,主題公園從深圳一九八九年九月落成的「錦繡中華」算起,至今不到三十年,而中國竟然已成為主題公園最多的國家了。據維基百科的數字,二零一五年,美國的主題公園有 80 億美元營業額,中國是 46 億美元。從發展趨勢推算,到二零二零年,中國會成為最大的主題公園市場。

這個大市場的競爭之激烈是可以想像的,中國各路諸侯爭相割奪稱雄,國際豪強亦爭相插足分羹。除了上文提到的三家外來主題公園,投身戰圈的還有落戶江西安吉的 Hello Kitty 主題樂園;將在上海或周邊建造的樂高樂園;法拉利已宣布將在中國建設一座法拉利主題公園。主題公園在中國的白熱化競爭正在展開。

這個最大的主題公園市場的最大市場在哪裡? 很可能就是我們身邊的「大灣區」。

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橫琴海洋度假區:近在咫尺的世界級好去處

海洋王國的入口處,電子天幕氣勢懾人。
主題公園加度假酒店的旅遊已成為重要的旅遊形式,對於有小朋友的家庭,這尤其是受歡迎。父母帶着小朋友去,樂得在小朋友玩得投入之餘,自己也不用多費心思,鬆弛兩三天。香港不少家庭出外旅遊愛選這樣的目的地,到日本、韓國、新加坡,甚至到歐美。興建主題公園景點,已成為各地吸引遊客的重要手段,而亞太地區隨着經濟與起,也成為主題公園的大市場,其中中國的分額越來越大。據一個研究報告,到二零二零年,中國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主題公園市場。

剛到珠海橫琴的「長隆國際海洋度假區」作了三天兩夜遊,再讀到這個報告,感性加理性,印象更深刻。

主題公園就內容大致可分為四類,一是觀光性質的,如什麼民俗村之類;二是玩樂性質的,以機動遊戲為主;三是文化娛樂性質的,如迪士尼樂國、環球影城等;四是科普性質的,如海洋公園等,可視為另類博物館。我一向對主題公園的與趣不大,覺得多是人工刻意併製的,流於造作。對迪士尼樂園之類,由於並非如美國人般在米奇老鼠陪伴、照顧下長大,興趣更是索然。只有海洋公園這些能讓人開眼界、長知識的,讓人覺得雀躍。

香港也有海洋公園,幾年前,還得到世界第一的排名。可是橫琴的長隆海洋度假區仗着後發優勢,看來更優勝。香港海洋公園局限於崎嶇的地形和 17 公頃的面積 (比維園略小),仍然不斷擴展並創新,非常難得。長隆海洋度假區比它大多倍,而且地形平坦,各種消閑娛樂設施既新又多,單是三家各有特色的度假酒店,就可享受一番。

我們住的企鵝酒店有二千房間,主要面對家庭旅客,特別適合親子旅遊。 自助餐廳有近二千餐位,那天晚上吃自助餐,朋友連吃兩盅有花膠、海參、螺頭的迷你佛跳牆,再吃一碗波士頓龍蝦粥,自言已「值回票價」。最高檔的橫琴灣酒店有「水上世界」,我們買的套票送上入場券,可惜限於時間而浪費了。馬戲酒店的房間內不知道會有什麼驚喜?

世界最大的海洋水族館
套票還有兩天無限入場的「海洋王國」入場券。這個主題公園三年前一開業就獲得TEA (Themed Entertainment Association,主題公園協會) 頒授「主題公園最佳成就獎」,並創下多項世界紀綠,其中有世界最大的 5D 影院「5D 城堡影院」;世界最大的海洋水族館,安裝有世界上最大的亞克力玻璃,長39.6米,高8.3米,厚0.65米,水體達 3.1 萬立方米,比世界二大的水族館水體大一倍多;飼養有不同品種的珍奇魚類達一萬五千條 (據維基百科,香港海洋公園的「海洋奇觀水族館」飼養了五千條)。園裡還有全球最長的飛行過山車「飛越雨林」。度假區內由國際藝人參演馬戲和雜技的「橫琴島劇院」則是世界規模最大的膜式結構的馬戲場館。

「海洋王國」肯定一天玩不完。我們買的是 3438 元(人民幣,兩位) 的套票,包括兩晚住宿、吃五餐 (兩早、一午、兩晚),「海洋王國」、「水世界」、馬戲雜技表演門券。這很划算。「長隆國際海洋度假區」這名稱有點累贅,其中「國際」二字,我初看覺得虛張聲勢,遊過了,才知道當中儘管不無瑕疵,但確有世界水平。

要去東京遊迪士尼樂園?去大阪遊環球影城?去馬來西亞遊樂高樂園 (LegoLand)?去新加坡遊聖陶沙環球影城? ── 不妨考慮到近在咫尺的珠海橫琴島去,省錢,省時間。

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又見七彩菩提葉

多年前,拍過一些七彩菩提葉的照片,也是這個季節,地點是中環國金大廈 (IFC) 的平台。菩提樹葉子的形狀很特別,呈心形,到葉尾驟長,變得尖細,像長長的尾巴。一般見到菩提樹的葉子都是綠色的,彩色繽紛的很少見。

所謂彩色繽紛,其實是嫩綠與粉紅之間不同深淺的顏色,是把這兩種顏色隨意在調色碟中調配而成的。在這樣的一棵菩提樹上,你難以找到兩片一樣顏色的葉子,逆光去看,色彩明亮了,差異更顯著,顏色更是精彩百出。維園也有菩提樹,我常加注意,卻是鮮有見到粉紅色的。

很多樹木、灌木的嫩葉會呈紅色,接觸陽光空氣了,才逐漸在葉綠素的作用下綠起來。粉紅的菩提葉都是嫩葉,而且似乎是樹齡較小的菩提樹才會有紅葉。在國金和橫琴見到的菩提樹都栽種不久。橫琴長隆度假區有不少菩提樹,停車場周圍幾乎都是,應該只有幾年樹齡,在這個季節,一片嫣紅,有些整樹呈粉紅色。

菩提樹是印度教、佛教、那耆教的聖樹。它樹形高大,枝繁葉茂,冠幅廣展,優雅可觀,是優良的觀賞樹種,宜作庭院和行道的綠化樹種,也適合在空氣污染區栽種。多種菩提樹,真可普惠眾生。

 

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

珠海橫琴,剛作綜合開發的處女地

從企鵝酒店向東鳥瞰,可見度假區的橫琴劇院、橫琴
灣酒店和馬戲酒店,海平線的江邊,是澳門的氹仔。
隨朋友到珠海的「珠海長隆國際海洋王國度假區」遊玩回來,得到網上搜尋一番,才對度假區所在的橫琴島、海洋度假區、橫琴經濟新區有個比較清晰的概念。

橫琴對就在澳門旁邊,十幾年前曾經常見到珠海要開發橫琴島的新聞;多年前到澳門,也曾隔着珠三角的水道看過對面的橫琴,只見水邊破破落落的棚屋船只。日前真正踏足橫琴島,才知道它的面積很大,而與珠海和澳門都只相隔着百餘二百米的水道,有橋相連,絲毫沒有孤懸海上的感覺。

橫琴是珠海特區最大的島嶼,相對於澳門和香港島,其實相當大,面積 106 平方公里,比 78 平方公里的港島大,更是澳門面積的三倍。它主要是沖積島,很平坦,島上最高的山崗為海拔 457 公尺的腦背山。十九世紀時,葡萄牙人曾想染指以擴大在澳門的地盤,但始終不能成事。橫琴於是一直是只住了幾千人的中國邊防漁村。

度假區另一角
這樣的沉寂一直到鄧小平一九九二年南巡之後才打破。橫琴大橋一九九九年落成,把橫琴與珠海連接起來,可是怎麼利用島上土地有很大爭議。又過了十年,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二零零九年訪問澳門,宣布中央政府決定開發橫琴島。同年,國務院正式批准實施「橫琴總體發展規劃」,批准成立橫琴新區,是為繼上海浦東新區、天津濱海新區後第三個國家級新區。

有了中國各地新發展區的經驗,橫琴的發展看來較有規劃,走的是綜合發展路向。按規劃,西北部發展環保的高科技產業;北部是保稅區;東北部是會展區;中心發展休閑公園和住宅;西部預留發展用地;東部是商住及教育區,連接澳門的蓮花大橋旁的五平方公里土地列為「粵澳合作項目用地」,包括「澳門大學新校區」;南部是旅遊區,長隆海洋王國度假區就在那裡。交通方面,橫琴連接京珠高速公路、廣珠城軌鐵路,還有通車在望的港珠澳大橋。

坐車到了島上,只見到處是公地,樓房不多,最矚目的是作隔離式管理的澳門大學,校區頗大。澳門只有幾十萬人,澳門大學的發展抱負自然遠在澳門以外。

進入到橫琴島東南臨海的一角,才到了已發展得很有規模的「長隆國際海洋王國度假區」,它圍繞着「海洋王國」主題公園發展而成,有三家主題、風格不同的大型度假酒店,佔地寬廣,無論室內室外都開敞舒適。度假區有多大? 看到不同數字,有說 132 公頃,即七個維圍大小;又有說度假區的規劃是三平方公里,等於 300 公頃,那就等於十五六個維園般大了。

這麼大的地方,吃喝玩樂的花式很多,三天兩夜裡委實沒有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都經歷,即使看一遍、走一遍也不成。不打緊,以後再來吧,待港珠澳大橋通車,從香港市區出發,應該兩小時可達吧? 我們那天從落馬洲過深圳,坐車約三個半小才到酒店,從香港市區算起,要五六個小時呢。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從買廠到高鐵,從摹仿到創新

春運前的武漢高鐵檢修場
學習有個慕仿的過程。中國學書學畫都着重臨摹,參照着老師或前人的筆跡去學習。這樣學習,有人始終受窠臼之困,難成大器,亦有人能脫穎而出,終成大師。張大千在敦煌下過不少苦功,對着壁畫一筆一劃的臨摹,販賣過不少這樣的畫作。到後來,他成了一派宗師,再沒有人說他是只識臨摹的畫匠。

從個人、企業到國家,從藝術、技術到經濟,都有這樣的學習過程。人類文明從原始時代開始,就是通過交流,互相學習而發展起來的。據考古研究,各個現代文明先後發生之後,都有自己的核心地帶,然後慢慢向外擴散,各個文明之間交集、交流,最後覆蓋全球。可以說,現代文明就是互相摹仿而發展起來的。各種各樣的摹仿沒有什麼可慚愧,只要你不滿足於摹仿,不滿足於活在別人的影子之下,不止於西施效顰,邯鄲學步。

日本人在明治維新時期有過非常認真而大規模的仿歐學習,組織人員到歐洲各國考察,最後決定要「脫亞入歐」,什麼都學,把自己當作是歐洲國家,連殖民主義、軍國主義擴張都照學不誤。日本於是很快便超越中國,是歐美以外第一個現代化國家。

中國大規模地把西方發達國家的工廠一座一座買下來,再一個零件一零件拆卸,繞過半個地球運回去重建,也是竭力向西方學習的過程。這相信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學習運動,因為中國地大人多,這學習運動比諸日本之學歐,勢頭更大,而且速度更快,效果更顯著。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英國、德國、日本一個接一個被中國甩到後面了,如今都說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什麼時候第一? 現在是否已經第一? 國際間似乎已不再熱衷於作競猜遊戲了。

可是真正的實力不能光靠賣回來,即如足球、籃球,即使肯花大錢買球星,也不能真正把自己的水平提高。關鍵在於是不是把買回來的技術消化成為自己的東西。從 A 生 A 是克隆、仿造,或者剽竊;從 A + B + C …… 生 X,就是創造、升華。中國買回來的工廠、技術一定都經歷了這兩種過程,有的成功,有的不成功。

最成功的可能是高鐵。中國高鐵發展之初,英國傳媒曾酸溜溜地說中國是靠歐洲技術發展起來的。這應有依據,中國的確購買了高鐵的不少技術。關於中國高鐵的發展,網上有「二桃殺三士」的故事,就是在向法、德、英、日等招標引進技術時,利用了單一大市場的誘惑力,在招標中一再巧妙取勝。結果是如今中國高鐵的輝煌。這是海納百川,博採眾長,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成果。相對之下,汽車生產很失敗。中國是世界各國汽車的最大市場,但自己沒有生產出可以傲視同儕的名牌汽車來。

對中國高鐵網,如果還限於「四縱四橫」的認識就落後了。據二零一六年修訂的「中長期鐵路網規劃」,規劃已改為「八縱八橫」。到二零二零年,高鐵里程要達到三萬公里,覆蓋八成以上的大城市;二零三五年要擁有四點五萬公里高鐵網絡。英國《經濟學家》周刊年初有報道說,中國的高鐵不只是一種交通工具,它形成了「高鐵經濟」,對中國的經濟結構、布局產生深刻影響,就像當年航空網絡、高速公路網絡對西方的影響一樣。

將接收北京部分首都功能的雄安新區就是這樣產生,是高鐵「公交化」的衍生物。

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網上資訊:切忌飯來張口

「資訊爆炸」已成為聽得麻木的老話。麻木歸麻木,爆炸卻是越發真實了。爆炸使資訊沙泥俱下,你得更謹傎,尤其是在轉發訊息的時候。有研究發現,人們在網上閱讀鮮有把文章讀完的,常常一半也讀不完,可是很多人就此把沒有看明白的訊息轉發與人分享。智能手機都預設了「分享」功能,你可能不假思索就「分享」了。朋友傳來與你分享的,自然有這樣的東西。

不是朋友有意為難你,他們都出於一片好心,只是網上的東西太防不勝防了。我昨天起來一打開手機就接連收到這樣的「分享」,都是關於健康的,都關乎切身利害,讓你覺得不僅自己該知道,也該讓親友知道,何況,訊息還敦促你「一定要廣傳」?

兩條訊息都有來頭,一條源自「北京宣武醫院齊教授」,說是用自來水蒸煮食物會致癌,因為自來水中的氯會蒸發出附在食物上。廣東人愛蒸肉蒸魚,蒸餸會致癌,這還了得? 另一條來頭更大,據說源自美國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癌症研究中心的最新癌症研究報告,英中對譯,針對化療、放射性治療的弊端勸人少吃糖、奶、肉,多吃蔬果等。

粗略一看,似乎都有「科學」道理,很符合如今很多人講究健康飲食,注重環保有機的價值取向,坊間長時間以來已有不少相類的「忠告」,訊息的「權威性」可能讓你更深信不疑了。

我上過不少這樣的當,可是過去做新聞工作時養成了要追查新聞五要素 (何時 when、何地 where、何事 what、何因 why、何人 who) 的習慣。你說是某某說的,那麼,他是什麼時候說的? 在哪兒說的? 原話怎麼說? 是什麼情況下說的? 還有,原初消息是哪裡發出的?

以上讯息都不能滿足這些要求,讓人覺得不是嚴格的新聞報道。如今的發展可說一日千里,事實的時間性益顯重要,你以為新鮮的事,很可能早已明日黃花,被否定了。

到網上一搜尋,馬上就發覺兩個消息都是偽造的。對前一消息,新華社二零一四年在謠言擾攘一段時間後,訪問了權威人士,以科學作出澄清。對後一消息,霍普金斯大學發表嚴正聲明,否認發表過有關報告。美國專門戮穿網上謠言的網站也駁斥了謠言的荒謬。

偽託霍普金斯大學癌症研究中心發出的謠言早在二零零七年就流傳。可能由於謠言流傳太廣,霍普金斯大學罕見地發表了一個詳盡聲明,不僅否認其事,而且分十五點指出謠言中的謬誤。美國以至國際的不少癌症研究機構都轉發了聲明,連美國 FDA (食物與藥物管理局) 也就此發了新聞。

發出謠言的人都別有用心,都存心利用某個權威機構或個人的名義宣揚自己的信念,這些機構或個人可能是真的,也常屬子虛烏有,根本不存在,例如上述「北京宣武醫院齊教授」。不管是真是假,都容易騙倒收到資訊的好心人。善心難得,但善心柔軟,容易輕信,也容易受利用。善心的人也有人們普遍的弱點 ── 懶惰,懶於查證。

資訊科技設備除了擁有強大的接收能力,也有強大的搜尋能力。似乎,人們多樂於「飯來張口」,而懶於「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
參閱:霍普金斯大學的聲明:Cancer Update Email -- It's a Hoax!
http://www.hopkinsmedicine.org/kimmel_cancer_center/news_events/featured/cancer_update_email_it_is_a_hoax.html